到底是誰「罄竹難書」?

日前由於教育部長杜正勝對於「罄竹難書」一詞的解釋,引起了社會上諸多討論,事因出自陳水扁總統在一個淨灘活動時,說了以下一段話:

「有很多我們的志工團體,不管是政府代表或者是民間企業幫忙等等,這些都是罄竹難書,非常感人的成功故事。」

這段話引起了對於罄竹難書這個成語是否誤用的一連串討論,於是乎前國民黨 再來到親民黨,現在又回到國民黨的李慶安委員,問了教育部長杜正勝:「何謂罄竹難書?」而杜的回答也引起了李慶安委員和多家媒體一陣撻伐之聲,請看以下新聞:

罄竹難書」新解 政壇新笑點
「罄竹難書」硬拗? 教長每日一辭
罄竹難書風波/網友:杜正勝是趙高 指鹿為馬拍馬屁
「罄竹難書」新解 教長為總統硬拗
杜正勝新解「罄竹難書」:表示事情很多

他們說對了嗎?

再來看看媒體們找來的一些號稱是專家學者的看法

杜正勝罄竹難書成語新解 教師直呼上樑不正下樑歪
罄竹難書風波/余光中反譏 請總統和部長多讀點書
杜正勝版「罄竹難書」 補教國文老師:天大的笑話

綜觀以上各家報紙電視台的新聞,不難看出其中邏輯。雖說是不同媒體的報導,乍看之下卻好像是同一人寫的呢!我們人民的想像力,顯現出長久以來填鴨式教育的成果。

其邏輯簡單來說,就是:

1.陳水扁總統誤用成語
2.「罄竹難書」不是部長說的那個意思(一些作家如余光中、張曉風認為部長要多唸點書)。
3.部長不是說錯了,而是替陳總統狡辯,明明知道是錯的卻要說成對的。
4.第三點的動機則是為了要拍陳總統的馬屁

以上四點,由於第三、四點完全是記者自己的判讀(或引申),也許是,也許不是,無從說起(因為每人解讀不同),但是不是事實,只有杜部長自己知道,不會有其他人知道。至於把沒有證據的判讀結論,當成需要有根據的新聞來報導,坦白說,這也顯現了出我國媒體記者的程度,網路上有些網友以弱智來形容,我想這麼說應該不為過。就算今天杜部長確定對此成語有錯誤解釋,但是要把此事跳到杜部長在拍馬屁這樣的結論,今天最多也只能在心理自行解讀而已,而且重點是 每個人可能都有不同解讀。

但我真正有興趣的是第一點和第二點。

老實說,雖然我漢文的造詣不好,但是記得學生時代國文參考書中「罄竹難書」是專指罪惡多到難以計數的意思,是一個負面的成語。這樣說來,杜部長的說法並非事實嗎?又或是我知道的部分非事實的全貌,或者並非事實呢?我的習慣一向是在否定別人之前,先懷疑自己知道的部分是否為真。

「罄竹難書」在應用上被較廣泛使用的負面引申意部份,我想很多人都知道了,在此先不討論。

雖然家中沒有大辭典之類的工具書可供參考,但我還是在網路上花了不少時間 ,找來針對「罄竹難書」這四字的一些討論;包括其來源、解釋、應用等等, 來看看有沒有可以支持杜部長說的那個意思或來源?

以下是我找到的一些資料,文章中提到包含三民書局出版的「大辭典」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出版的「辭源」,都有可以支持杜部長的論點,供大家參考。

罄竹難書相關討論:

何謂「罄竹難書」?(水藍的部落格)
孤陋寡聞、腦殘弱智、罄竹難書(言之無物)
罄竹难书”的另一面 (《咬文嚼字》2003年第四期摘要)
余光中徐娘半老 水果報書最末窮(自由時報 2006.5.24)

接下來,我們再來看一下,杜正勝部長自身的說法

解釋罄竹難書被批 杜正勝:社會 生病了(2006.5.23 Yahoo奇摩新聞)
杜部長部落格文章 :健康的說文解字(老杜部落格)

理性判斷 正面思考

看完這些文章時,我有三個結論:

第一:我們的社會大眾由於似乎因為長久以來的填鴨式教育制度,似乎較缺乏理性判斷能力,以至於太容易隨著媒體起舞。比較好的態度是先試著自己去找事情的來源,並謹慎下判斷。

第二:媒體有造神運動,自然也有造魔運動,有一些聖人,也有一些無惡不做的大壞蛋。往往喜歡預設結論的看待事情,如杜部長這次的事件。先預設此人是壞人,自然也做不出好事,每件事動機都是壞的、惡的。

「罄竹難書」一事,預設部長明知真相為何,卻說謊造假,自然而然也導出保官位、拍馬屁之結論。反正只要你不喜歡他,任何一件他做的事都是搞台獨、去中國化。保官位、拍馬屁,那到底真相為何呢?對不起!媒體不在意。殊不知今日諸多新聞報導,署名者越來越多「某某報」新聞中心,藉以規避法律責任。

同樣的邏輯,我也可以說李慶安委員,當初也一定明知涂醒哲舔耳案為捏造之事,卻硬要柪、逼涂醒哲下台,反正到時真相大白時,哭兩下就沒事了。不需為言行負責,也不用下台。問題真的是這樣嗎?李委員的動機應該只有自己知道吧?同樣的,我們又怎麼知道杜部長是在拍馬屁呢?

科學的思考應該是:如果你沒有證據,所以的結論都只能是臆測,而非真實(truth),不是嗎?

第三個結論是:我認為媒體諸公應該要為所有這些說「杜部長為罄竹難書造新解」,或說「杜部長拍馬屁」之事,公開道歉。而批評杜部長應該回家多唸點書的余光中教授,更應發揮知識份子有錯認錯的風骨,向杜部長公開道歉。因為余先生在指著杜部長應該回家多唸點書時,其實四隻指頭顯然是指著自己。我也願意相信是余先生對此成語了解不夠而導致的誤會,就跟我相信杜部長並非拍馬屁一樣。我們的社會應該多一點正面的思考,而非急著否定別人。而暗指杜部長硬拗的蘇貞昌院長,也應該要跟部長說聲抱歉。

「罄竹難書」照樣造句:

‧Charlie Parker對爵士樂的貢獻真是罄竹難書啊!(指其貢獻多到無法計數)
‧John Coltrane在Giant Step中的樂句真是罄竹難書啊!(指其樂句非常複雜)
‧南京大屠殺、文化大革命或228事件中,好多無辜平民都被殺了,主事者之作為真是罄竹難書啊!(指其主事者罪孽深重到無法計數)
‧一些喜歡造假消息的媒體,對台灣的影響真是罄竹難書啊!(同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assistwei 的頭像
bassistwei

非搖擺不可!bassistwei的爵士天地 (bassistwei's jazzland)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ane
  • 偶然看到您的文章,很認同您的論點,<br />
    在這樣的時代裡,大家總是人云亦云的指責,<br />
    能真正去尋找證據去佐證,真的太少了.<br />
    我很想連結到您提供的"罄竹難書"的解釋,<br />
    但上面的連結都打不開哩,不知道是什麼問題?
  • 小編
  • Dear ane, <br />
    所有網址都已貼上文章標題、出處來源<br />
    也已經測試過可以連上網<br />
    現在應該沒有問題了<br />
    謝謝你喔!<br />
    <br />
    --小編--
  • bassistwei
  • 如果社會上 每個人都能夠有幾分憑據就說幾分的話 社會上就會少很多紛亂<br />
    我們也不會浪費時間在無謂的紛爭上面
  • david
  • 這還是議題泛政治化的結果<br />
    因此何不當作娛樂來看~~<br />
    <br />
    非教育體系出身的長官主導教育,非教育體系出身的議員胡亂評論<br />
    堪稱教育亂象.....
  • bassistwei
  • 這並非娛樂 已經涉及人身攻擊污衊 造謠 <br />
    亦可以採取法律行動 更何況 媒體報導的角度顯非娛樂 <br />
    比較像是 預設結論式的嘲諷 <br />
    <br />
    至於 教育體系出身與否 <br />
    是否等同於了不了解教育 <br />
    <br />
    這樣的邏輯 我個人認為 無法了解?<br />
    <br />
    要批評其人不適格 何不從他的政策良窳著手批判之 <br />
    而非從其人出身來看 <br />
    <br />
    人本教育基金會的創辦人史英教授 是台大數學系的副教授 <br />
    410教改聯盟的負責人 黃武雄 前台大數學系教授 <br />
    <br />
    數學背景出身<br />
    是否就代表這兩人不懂教育? <br />
    <br />
    有名的低音提琴大師Ray Drummond為 史丹佛大學MBA <br />
    非音樂系出身 是否代表 他不懂音樂? <br />
    <br />
    同樣的 立委非教育體系出身 是否代表他不能批評 <br />
    <br />
    只要 有憑有據 人人可以批評 <br />
    沒憑沒據的話 管你是誰 什麼背景 一樣都是造謠<br />
    <br />
  • jim lin
  • 每個人多少都有講錯話或誤用成語的時候<br />
    總統的用法與一般認知不同<br />
    這是小事一椿<br />
    立委在教育委員會上拿來嘲弄炒作 浪費時間 亂其一<br />
    自詡為學者的官員既知總統誤用<br />
    為何不誠實說總統誤用即可<br />
    亂其二<br />
    要新解可以另外再引經據典 <br />
    政客會炒作 會嘲弄 但學者是不是應該也要有學者的風骨 要誠實<br />
    這實在不得不讓人聯想到 護主心切<br />
    <br />
    <br />
  • angelsmile
  • 總統沒有誤用 而且有典可考<br />
    是很多人以為總統誤用了
  • bassistwei
  • 我花了一堆時間 寫這麼一篇有臭又長的文章 <br />
    重點就是要 試著說明 <br />
    <br />
    1,杜正勝部長有沒有拍馬屁 沒有其他人可以知道<br />
    而且 現在連媒體 說杜正勝 拍馬屁的理由 都已經證實為假了 <br />
    <br />
    2,罄竹難書一義 陳總統的用法 沒有問題 而且一些具權威性的大辭典<br />
    皆可以支持陳總統的用法 當然沒有誤用的問題 <br />
    <br />
    至於 陳總統再說這些話的當下 當然 一定也是認為 罄竹難書可以這樣用 <br />
    才這麼說 事後也證明他是對的 因為有原典可考 為何會有誤用的問題? <br />
    <br />
    <br />
    <br />
  • david
  • 慶幸版上的多半是成年人,(也許)有分辨是非的能力<br />
    但是可憐的是某些處於弱勢的下一代<br />
    無所適從,因為這些號稱教育專家的都覺得自己懂,自己所說的才是正確<br />
    <br />
    很多人覺得填鴨式教育不好,卻不知仍有許多人需要這樣的學習方式<br />
    最後覺得改革政策不妥的時候,中研院長出來承擔道歉承擔責任...<br />
    <br />
    "如果社會上 每個人都能夠有幾分憑據就說幾分的話 社會上就會少很多紛亂<br />
    我們也不會浪費時間在無謂的紛爭上面"<br />
    贊同這句,如果每個官員也能夠有多少智識作多少事,社會上也會少很多問題<br />
    也不必浪費過多資源來補破網。<br />
    <br />
    一點淺見
  • neverken
  • cool
  • jim lin
  • 抱歉 我心理仍有些疑惑 所以必須再提出我的問題<br />
    我承認我使用"誤用"這兩字完全不恰當 <br />
    理由 煒盛兄也表示得很清楚<br />
    我想表達的是總統的用法與一般社會大眾認知相反<br />
    這是可以確定的<br />
    就像 查理帕克對爵士樂的貢獻罄竹難書 <br />
    我也覺得怪怪的 <br />
    當然一般大眾認知未必是正確答案<br />
    這也是確定的<br />
    而大眾所認為的罄竹難書 是指罪狀很多<br />
    杜部長也指出會這樣用是從檄文而來 是有歷史淵源的<br />
    已經成了約定俗成的用法 早就忘了它可以中性的或正面的使用<br />
    教科書是這樣教<br />
    普羅大眾也是這樣從學校或其他來源學來的 包括記者 媒體 立委....<br />
    很遺憾的 立委質詢前 並沒有事先求證 媒體也是 <br />
    所以除非 是中文系 或有興趣的人才會引經據典查它的原意<br />
    像我們都是經過這事才知道可以這樣用 那總統呢?<br />
    所以總統可能是<br />
    1 曾翻過書 很有把握罄竹難書的用法 可以正面使用 絶對沒錯 是用盡所有的竹子也<br />
    寫不完<br />
    2 不了解一般用法 只是根據字面上解釋 又恰好意思與古籍符合 杜部長剛好可以替總<br />
    統引證<br />
    <br />
    只能這樣推測了 那總統是僥倖用對了 還是用的有把握 我們也不知道真實情況<br />
    我要重申 <br />
    總統用法與一般大眾不同 並非誤用 杜部長其實可以大方承認 免得惹人非議<br />
  • bassistwei
  • 我的看法是<br />
    <br />
    印象中 李慶安委員 問了 杜部長兩個問題 <br />
    其順序為<br />
    1,罄竹難書意思為何 <br />
    2,陳總統日前的發言有無誤用 <br />
    <br />
    所以 您最後一段說的這些問題(什麼杜部長應澄清總統與一般大眾回答不同..) 並不<br />
    存在 因為李委員似乎並沒有問過這個問題 又何須回答 所以杜部長針對李委員的問<br />
    題 所回答的東西 本身沒有問題 杜部長也在其部落格清楚說了 他從沒否定過 一般人<br />
    對此成語的認知 (指負面用法) 應該沒有您說的"不大方承認的問題?" 因為他從來沒<br />
    否認過 又何需承認什麼? <br />
    <br />
    至於 陳總統 知不知道 此成語怎麼用? 顯然 在他的認知中 罄竹難書就是 可以正面來<br />
    用 不然他幹嘛這麼說? 是口誤嗎? 所以沒有 僥不僥倖的問題? 他當然是認為可<br />
    以這麼用 才這麼用 事後也證明他沒有錯 的的確確可以這麼用 從古代的典籍到近代<br />
    的人 都有人這麼用 所以現在變成 杜正勝 說的為真 陳總統引用成語無誤 <br />
    是哪一邊有問題? 應該再簡單不過了 <br />
    <br />
    您說的的引人非議 媒體上所說的所有"引人非議的理由"都應該被事後證明為假或無法<br />
    證明了 又哪來的引人非議?<br />
    <br />
    <br />
  • jim lin
  • 感謝煒盛兄的回覆 幫助我釐清一些事實 這對我愚笨的腦袋 很有幫助<br />
    以下兩點 我覺得沒問題<br />
    1 總統並沒有誤用成語<br />
    2 因1成立所以杜部長並沒有拍馬屁<br />
    <br />
    你提到"他當然是認為可以這麼用 才這麼用 事後也證明他沒有錯"<br />
    但總統是真知 還是只照字面翻來用 這只有他知道<br />
    其實我們在用語辭大都有把握才用(所以我相信總統是認為沒問題才用) 是怕鬧笑話 但<br />
    偶爾還是會出錯 我覺得無所謂<br />
    就像考試時 我們都寫的答案很有把握 考完翻書 才知道寫錯 或和同學討論 才知道和<br />
    大家不一樣 所以不一定敢用 就表示他知道全貌<br />
    <br />
    再舉一個我虛構的例子<br />
    一位中學國文老師 教罄竹難書 解釋為罪狀很多 聯考剛好考出這一題單選題<br />
    其中兩個選項 1比喻罪狀很多 2比喻事情很多 並不分好壞<br />
    a學生遍覽群書 不求甚解 很有把握地選2<br />
    b學生只讀教科書 很有把握選了1<br />
    c學生不是很用功 所以照字面意思選了2<br />
    答案一公佈是1 a學生向聯招會舉證抗議 聯招會認定無誤 把12都列為標準答案<br />
    c學生竊喜 賺到一題 以後知道就是 <br />
    <br />
    客觀上 總統的情況可能是學生a或學生c 反正不會是b 我主觀認為總統一向求學認真 <br />
    不會是學生c 我還是強調只有總統知道真相<br />
    <br />
    你提到"李委員似乎並沒有問過這個問題 又何須回答"<br />
    怎樣問 一定要怎樣答嗎?好像沒必要 那天杜部長是這樣回答的<br />
    委員問 總統有沒有誤用 ?(提yes,no問句 試圖引部長入甕 )<br />
    部長答 我不是國文老師(他的回答跟問題好像沒相關)<br />
    回yes會傷到總統 回no 和一般用法衝突 部長很聰明選別的路走<br />
    <br />
    他的這句話其實是我對整件事最不滿意的地方<br />
    我心目中有風骨的學者 會回答<br />
    "總統的用法確實與一般大眾使用相反,但應該是沒有誤用,我可舉證......" <br />
    (這只是我心中理想的答案 我相信每個人心中的答案都不同)<br />
    而不是以"我不是國文老師"來迴避問題 這樣既可以不落入立委圈套 又不致傷害總統<br />
    也不會和教科書衝突 但並沒有解決問題<br />
    <br />
    不知煒盛兄你的看法如何?請指教
  • bassistwei
  • 沒有人是愚笨的 大家只是在討論事情而已 你客氣了<br />
    個人看法如下:<br />
    <br />
    您提到 1 總統並沒有誤用成語<br />
    2 因1成立所以杜部長並沒有拍馬屁<br />
    <br />
    以上所述 私以為這是無法成立的論證 我的原文也沒有這麼說過 <br />
    我想說的只是 不管1,成不成立 都沒有杜是否為拍馬屁的證據<br />
    因為心理的想法 也許他有拍 也許沒有 <br />
    只有自己知道 沒有其他人知道 其餘詳見拙文 <br />
    <br />
    您舉的虛構例子 其邏輯與 如上的論述同 <br />
    是在於質疑總統知不知道此成語的負面用法<br />
    基本上我的答案與 前述同 只有總統心理知道<br />
    但是 不管他知不知道 罄竹難書可以有負面用法 這件事從來不是我文章討論的東西<br />
    我只負責 點出 陳總統日前的用法 是ok的 這跟陳總統知不知道 "罄竹難書"的負面<br />
    用法一事 完全是兩件事情 <br />
    <br />
    我的文章從頭到尾 只想說兩件事 陳總統其日前對於罄竹難書的用法 有無誤用?<br />
    媒體對於杜正勝拍馬屁的結論 以及 杜正勝對於此成語的解釋是否為新解? <br />
    <br />
    其他部分 當然 每人都可以判讀 但是 每人都有不同判讀的東西 是不能拿來當證據或<br />
    新聞的 這是拙文中想說的 接下頁...<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 bassistwei
  • 至於 李慶安對杜正勝之對話 <br />
    可參考 <br />
    http://news.yam.com/chinatimes/garden/200605/20060523724100.html<br />
    <br />
    在杜正勝說了 "我不是國文老師"之後 又說了別的(罄竹難書的原意解釋)<br />
    至於 您說杜正勝 該如何回答 那算是您個人的解讀 如果 因為他回答的跟你想回答的<br />
    有所不同 而有解讀 那也應是屬於你個人的解讀 至於 你要解讀說他拍馬屁 那也是您<br />
    的自由 我現在說的 只是 今天媒體說他拍馬屁的原因 根本是不存在的<br />
    <br />
    倒是 杜的部落格 中 他說了 "因為這是知識性問題,你問我就解,大家應該理性地來<br />
    說文解字。我是學者性格,你要這樣,我也不必閃躲。"(我的解讀:所以你問什麼 我答<br />
    什麼) 以及最後一段"我們的社會中總是有些人是用負面的角度看事情;總統在520去<br />
    撿垃圾感謝志工做很多事,即使你認為他的用詞不當,也大可不必拿出來嘲弄,而在這<br />
    情況下,有人要把這件事假裝是知識性問題,說部長應該要回答,結果我把真的知識說<br />
    出來了,卻又說我在拍馬屁,這是我們社會病了。" <br />
    <br />
    這是杜的回答 或許可以回答你的問題 其他關於 杜當時心裡想的 或陳總統當時心裡想<br />
    的 我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 不會有其他人知道 <br />
    <br />
  • jim lin
  • 了解了<br />
    <br />
    另外我發表的回應 並不是針對你的文章評論<br />
    但經由你文章讓我有些想法<br />
    純粹是我個人對這件事的抒發<br />
  • bassistwei
  • 了解 謝謝你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