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心得雜感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阿河27 

阿河在八、九年前出生於新北市,據一些無法證實的耳語說,他在小時候被釣魚的人帶到橫跨三重/五股/蘆洲的微風運河丟棄,這位釣魚的人再也沒有出現過,而被棄養的阿河也從此在微風運河住了下來,一住就住了五、六年。

微風運河跟台灣絕大多數的河堤或海邊一樣有許多的流浪狗。他們其中有許多是被人棄養在這邊的。一些人看狗狗小時候很可愛抱回家養,之後卻又無法負責到底,於是常常趁著月黑風高的晚上,把視你如家人的狗狗抱到河邊像垃圾一樣丟掉。

而這些被棄養的狗狗接下來都得接受自然淘汰,有些不堪風吹雨打感冒死掉了,有些吃到髒東西死掉了,有些被車撞死了,有些被人抓去賣香肉了,有些被一些討厭狗狗的人刻意下毒害死了,也有些被人當成彈靶,用BB彈活活打死了。一般來說,這些流浪狗平均就只有兩、三年的壽命,因為他們不見容於人類社會,尤其是臺灣,他們每天都遇到不友善的人,運氣好可能只是受點皮肉傷,運氣不好時,就是死於非命。

狗跟人一樣,在流浪狗聚集的地方,總是有狗狗成群結派,出事時可以互通生氣、互相支援,但也有狗狗天生孤僻,一直都是獨行俠,阿河屬於後者,他永遠看起來都是憂鬱的,我們無法知道他在想什麼,也許河邊的生活很苦,也許遇到不好的人,也許還在想那個棄養他的家。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上一篇文章提到我在上海所見中國樂手的問題,但是話說回來,我們有比較好嗎?

這需要分很多層面來講。

大概這七、八年開始,只要翻開報章雜誌,常常會看到的一句話就是「中國崛起,台灣的競爭力不再。」很多人理解或是想成「台灣本來很強,因為政黨惡鬥、持續內耗,所以中國崛起之後,我們不再有競爭力。」我覺得這如果就音樂來講的話,一定是錯的,最起碼前面第一句話「台灣本來很強」,與我認知的事實不符。我們的音樂本來就不強,只是當年剛好可以在一群音樂普遍不強的華人國家圈子中賺錢而已。

無可諱言的,台灣的音樂圈在過去三、四十年間,基本上是在華人市場中謀生,除了供應國內市場之外,我們的音樂也可以賣到東南亞地區的華人市場,甚至中國等地。在1990年以前,在中國其實有很多人是聽台灣的鄧麗君、蔡琴或是其他的流行歌曲(例如校園民歌等等)長大的。據我所知,中國尚未開放之前,很多音樂人或樂手根本沒有任何的資訊管道,這些卡帶伴隨著中國許多民眾成長,很多中國樂手在沒有任何資訊的情況下(沒錯,當年的中國普遍非常窮,跟今天的北韓差不了多少),台灣的這些國語流行音樂,可以說是他們所能聽到最高檔的東西了。於是,我們很多著名的流行歌曲,成為中國當年的音樂學習者"copy"的對象,很多台灣的音樂人很可能也是他們許多職業樂手當年心中的英雄。然而,這代表我們強嗎?當然不是。

簡單說起來,不是我們強,是因為其他華人圈子的資訊取得不易,像當時的中國根本民不聊生,外面的資訊也進不去,而我們台灣當年也是極權國家,但是幸運的是我們後面有美國這座靠山,經由美軍駐地在台灣、美軍俱樂部的成立,相對讓西方的音樂資訊進入台灣容易的多,自然我們當年的樂手就會相對比中國好很多,但是絕對不是我們的音樂水準在世界上比較強,我們只是當時比中國強而已。說真的,我們的音樂水準(樂手的能力等等),不要說跟美國比,跟日本比或跟歐洲比,其實都還差得遠。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11月下旬我有機會到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上海,這趟是受某大學之邀參加一個爵士樂研討會。雖名為研討會,但我的工作大抵以教學為主,包括講座(他們稱為「大師班」,但是我不是大師……)、教授即興演奏等課程,另外還有樂團評選。因為這次研討會有來自北京、天津、吉林、南京和上海本地的音樂學院的學生樂團演出,我的工作就是在表格上面勾選出你覺得表現比較好的學生,以及寫上一些對於這個樂團演奏的意見,接下來把整團的學生帶到一個小房間,我們再提供一些建議。

我剛來到此地就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在中國這樣的社會情境下,這裡的學生或是一般人,似乎某種程度失去了「感覺」的能力。我認為之所以會沒有感覺的能力,起因於這裡的社會氛圍可能並不鼓勵一個人有太多的感覺。

人有感覺是很正常的事情,你說出你的感覺也是正常的事情,每個人對於同樣的事情有不同的感覺,也是正常的事情;但是在傳統的中國文化裡面,我不認為人是被鼓勵說出自己真正的感覺的。

這裡的人,我的感覺是有時候似乎是帶著一層或是好幾層的面具在說話 ,你說的話未必是你心裡所想的(如果有利害關係的話,更不可能說真話),許多人說的話都是經過精心算計的,他好像不會告訴你他們真正的感覺是什麼。人與人之間也沒有互信(起碼沒有像台灣那樣的互信),很多時候,人們會先假設你真正的意思一定不是你話裡面的意思,大家都會繞好幾個彎去猜你真正的意思是什麼,在猜來猜去中不停打轉。

文章標籤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一般如果我在美國的話,是不可能為了選舉而專程回台灣投票(主要是紐約到台北的機票很貴),然而,這次我決定買機票從紐約飛回台灣,投下2012年總統大選的票。

讓我下這個決定的主要原因,是前一陣子發生的宇昌案。看到國民黨為了自身的選舉利益,可以把一件從頭到尾看不出來有弊案,而且是扶植生技展業的美事,透過媒體一天到晚做烏賊式的抹黑,和選擇性的任意解讀資料,接下來,國民黨籍的政治人物,竟然可以為了自身選舉利益,在電視節目上公開說參與協助的國際愛滋病研究權威何大一博士,與哈佛醫學院終身教授、中研院院士陳良博是「敗類」和「三七仔」。陳良博院士透過視訊錄影說明宇昌案,忍不住哽咽著說了一句話:「台灣人不是笨,也不是沒有勇氣的......。」這句話深深觸動了我。二方面也覺得,會為了自身選舉利益任意摧毀台灣產業的下一個希望──「生技產業」的人,根本沒有一丁點的資格做總統。二話不說,馬上買了回台灣的機票,決定回來把票投給小英。

民主的好處是每個人都可以對候選人做出自己的決定,也許自己選的人不是永遠會上,但是在做這個決定的過程中,每個選民的每張票都是平等的,你的票和財閥郭台銘一樣,都是等值的,這是民主選舉最珍貴的地方。

如果你希望未來的台灣會變成你心中希望的樣子,請大家撥時間去投下寶貴的一票,也許只有一票,但是一票票累積起來也是非常可觀的,不要小看了自己能夠改變世界的力量。

我認為蔡英文和宋楚瑜都是有能力的人,也願意做事;而馬英九,坦白說,我沒辦法選比我笨的人,也不可能像某陣營人士所說「含淚含血去投票」。我這票這次投給蔡英文,絕對是快快樂樂的去投票,也希望大家能快快樂樂的投給自己喜歡的人,而不是被政黨或是意識形態給綁架了,畢竟,你──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每年到了二二八紀念日,國家的政治人物總是依其自身立場,談談有關二二八是什麼?然而對大多數的人,尤其是年輕人來說,二二八到底是什麼?其實可以說大部分的人都說不清楚,而這種不清楚可以說是由上而下的,因為很顯然的,這幾十年來我們的政府就是希望人民不清楚,不要說不清楚,就算知道一些事情的,連談論的自由可能都沒有。

自從兩蔣父子來到台灣,實施的各種獨裁統治以及白色恐佈,如果人民連最基本的言論自由都消失,談論政治或是談論歷史便很有可能被當成匪諜,幸運一點的捱過刑求,關到綠島十幾年後才出來,不幸運的直接就槍斃。在這種氛圍下,二二八是什麼,即使到了近二十多年來,很幸運的兩蔣已經死了這麼久,台灣稍為自由民主一點了,一些相關的史料慢慢有機會浮出來,其實仍然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因為詮釋歷史的學者,也常常有政治因素的考量在其中。

這二十年來,我覺得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是,常常聽到國民黨的執政者為二二八道歉,但是問題是:道歉首先就是要說明你是為了什麼樣的事道歉;第二,是誰做的。這兩件事,其實也提不出個說法。問題就是如果你不覺得你有做錯事,那其實也不需要道歉,所以這實在是一件非常矛盾的事情。

有人說是派兵鎮壓,有人說是派兵平亂,有人說是派兵維持秩序,也有高階將官,甚至以基督徒的身分發誓說,沒有看到有死一個人。那這些道歉到底是哪裡來的?我覺得這背後,顯然就是有人要徹底的模糊化這件事情,想要呼攏過去。

這場屠殺,連當時中國的大學生或是稍有良心的知識份子都未必看得下去。我曾在某篇文章中看到,外省籍、出身上海的名建築師黃祖權先生的口述歷史中提到,他在南京念中央大學時,跟他的同學們就為了二二八事件,集結抗議政府的暴行。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關於法務部長王清峰部長的新聞,最近鬧得沸沸揚揚。老實說,她從政以來說話的內容和邏輯,大部分我一向聽了有點想笑,但是他最近說的有關廢除死刑這部分,可能是我最近聽過最荒謬的事情之一。

直到看到這篇新聞:〈王清峰:無法「殺人」 離開是最好選擇〉,我才覺得應該寫一篇短文。

廢除死刑和不廢除死刑都是一種主張,事實上也沒有絕對的對錯,本來就應該尊重個人的想法。但是王清峰女士坐在法務部長這個位子上,在這個制度裡面,就必須執行法律。

我一向認為當初找王清峰女士來擔任法務部長的原因,衡量她的能力(你從她的說話就知道這個人的頭腦,有沒有辦法坐這個位子),根據我個人毫無證據的臆測,這不是百分之百的酬庸,就是還附帶有特殊任務,但這並不是我要討論的。這篇文章也不是要討論她既然絕不執行死刑,那麼當初接法務部長職位前,為什麼不說得明明白白、斬釘截鐵,當然,誰都知道講出來就沒得做官了......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每年在紐約或是美國其他地方,我都會看到我的國家--台灣花很多錢刊登廣告,除了希望能夠提高能見度或是正面形象以外,有時候也是為了能在國際獲得有更大的空間。例如聯合國所在地的紐約,除了這一年印象中好像沒有看到外,前幾年我都曾經見過讓台灣加入聯合國的廣告,而我也曾在紐約的古典樂電台聽到台灣宣傳觀光的廣告,標語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 "Taiwan touch your heart!" 等等,這些可能都是台灣政府委託美國的公關公司做的,姑且不論有沒有用,每年都會花掉我們納稅人非常多的錢。
 
除了這些廣告外,還有很多無形的廣告,例如總統或是政治人物接受美國大報紙專訪,闡述政策或是立場的文章,這些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是報紙記者想要採訪我們,但是依我個人的經驗,我相信其中不少可能都是美國公關公司在中間上下使力的結果,當然一定也是花了一大筆錢,然而不管是哪一黨執政,我總是認為只要對台灣這個國家有幫助就好。
 
現在有個世界數一數二的大媒體--紐約時報的記者Andrew Jecobs,「免費」幫台灣馬總統寫了一篇報導,這是一篇非常負面的文章,想想光是這麼一篇文章而已,可能就會抵銷許多之前台灣花大錢在美國媒體上面做的這些正面形象廣告,甚至讓一些美國人覺得,台灣到底是不是一個第三世界國家?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昨天把這篇新聞報導轉寄給我幾個美國朋友看,大部分的人都被總統的回答嚇到。其中有一個人問我說:"Are you sure this  guy knows he's the president of Taiwan?" 我回答說:" I am not so sure about that." 我的朋友回答說"poor Taiwanese people..."

我想我們的總統在回答中一直將責任推給災民,怪災民沒有準備好,我的解讀是:

他其實真正想怪的是大家讓他當上總統吧?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相信很多六年級的朋友,都看過周星馳《鹿鼎記》這部電影。幾天前再看一次這部電影,發現除了好笑以外(不過這部電影並不是我心目中周星馳的best),電影的前段中,當韋小寶跟著陳近南從麗春院回到天地會青木堂,天地會會員齊聲喊著口號「反清復明」後不久,接下來的台詞十分有趣。

陳近南(劉松仁飾)把韋小寶(周星馳飾)拉到房間內,告訴他說:

「看你是個聰明人,所以我用聰明的方式告訴你,明事理的人都已經到清廷當官了,所以如果我們要對抗清廷的話,就要用這些蠢人(房間外面天地會的會眾),對付這些蠢人,就絕對不可以對他們說真話,要用宗教的形式來催眠他們,讓他們覺得自己做的事都是對的,其實反清復明只是句口號,跟阿彌陀佛是一樣的……。」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平埔番的屋舍
【照片】平埔番的屋舍,說明及出處詳見文後說明。


「意識型態」
是一個很有趣的詞彙,這個詞彙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在不同的地方、時間、情況、場合,人們會使用這個詞彙,而且在這幾年間,這個詞彙似乎有被負面化的傾向,常常在政治或國家認同上,被作為各種不同指涉的使用。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3) 人氣()

看到Chinese Taipei這個名詞時,相信大多數的網友們都會直覺地想到鄰國中國剛剛舉辦完的奧運會。長久以來,台灣只能用Chinese Taipei的名義參加奧運或是各項國際運動賽事,因此這次透過美國NBC轉播的奧運棒球比賽,還可以看到許多中國群眾拿著五星旗幫台灣棒球代表隊──Chinese Taipe加油的畫面,不曉得各位網友做何感想?也許加油的人是好心,未必是惡意,但我其實更有一種被鄰國意淫的感覺。因為這些人拿著不是我們國家的國旗,卻幫我們加油,還不准我們拿自己國家的國旗來替自己的球隊加油。

看到這個畫面,當時直覺認為Chinese Taipei這個名字不會隨著北京奧運結束而落幕,可能會愈來愈常出現,果然不錯,它不僅出現了,還出現在我的生活中。

因為預計九月底或十月初回台灣一趟,所以最近打電話跟紐約當地的旅行社訂機票。結果,我真的是回去 “Taiwan”嗎?對不起,旅行社的訂位系統中,並沒有Taiwan這個地方,只有Chinese Taipei(如圖1:開票前訂位紀錄)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朋友寄給我的一則笑話,在這裡跟大家分享。雖然頗有趣,不過我認為有幾分真實性。看完之後,是不是覺得似曾相識呢?

Ladies and gentlemen, I'd like to introduce the members of tonight's band.

(Anybody we know?)

On piano____________. But first a few words about pianists in general, they are intellectuals and know-it-alls. They studied theory, harmony and composition in college. Most are riddled with self-doubt. They are usually bald. They should have big hands, but often don't. They were social rejects as adolescents. They go home after the gig and play with toy soldiers. Pianists have a special love-hate relationship with singers. If you talk to the piano player during a break, he will condescend.

On bass we have _____________. Bassists are not terribly smart. The best bassists come to terms with their limitations by playing simple lines and rarely soloing. During the better musical moments, a bassist will pull his strings hard and grunt like an animal. Bass players are built big, with paws for hands, and they are always bent over awkwardly. If you talk to the bassist during a break, you will not be able to tell whether or not he's listening.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台灣爵士光譜」是一本最近出版的書,作者號稱花了半年時間,深入訪談台灣爵士樂樂手(包括美軍俱樂部的老樂手等等),在幾個爵士樂的論壇,也都有人幫這本書的新書發表會熱心的宣傳,其中不乏我認識的人或是朋友們。另一方面,雖然我個人認為這本書的書名根本不存在(註一),不過如果這種事沒有牽扯到我,我一向不想多花筆墨討論這種不值一提的事。

很無奈的,書中有一個章節的主題就是講我個人的事。我沒記錯的話,某一次回台灣,去藍調時剛好遇到作者(我完全不認識此人),他跟我說他是台大新研所的學生,用爵士樂當主題來寫畢業論文,希望我可以讓他問幾個問題,訪問一下。我基於幫助學生的心態,就讓他訪問了。記得前後約三到五分鐘,印象中作者問了兩、三個問題,他就說可以了。

雖然我不記得作者問了哪些問題,不過感覺上比較像是對爵士樂沒有什麼研究了解的人在問的問題。當時似乎他也依稀提到有打算跟五南出版社討論出書一事,我只是單純的想,不管作者程度為何,第一、那不關我的事;第二、不管出書目的為何,如果可以讓台灣人多注意一點爵士樂的事,也是不錯;第三、身為所謂的「受訪者」(雖然只有三、五分鐘),如果確定出版,出書前也得把相關內容給我看過,簽署同意書才算數。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2) 人氣()


↑美東版的明報(香港明報集團所屬媒體),在頭版頭刊登台灣倒扁新聞。

這篇文章主要想論述在今年國慶日上,總統身後鬧場的紅衫軍立委,及專程回國來倒扁的紅衫軍僑胞。文章早就寫好,只是想等到全部事情已經告一段落後,大家可以用較冷靜的心情來思索這個問題。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

公然打人有正當理由?

前幾天發生「林正杰打人」的新聞事件,引起軒然大波,我特地找到現場畫面下載,看了之後,老實說,並不覺得吃驚。

對我來說,林正杰就是一個可能犯了傷害罪加恐嚇罪的嫌疑犯,跟報紙每天報導的傷害、搶劫、強盜或殺人事件的人,沒什麼兩樣。做為法治國家的台灣,只要依循法律程序走,定罪後,該坐牢的坐牢,就沒事了。唯一不同的是,他是在節目上打人,所以節目的錄影也提供了檢察官一個很好的依據,因為證據應該夠充分了。另一點不同的是,他算是一個有些知名度的政治人物,曾擔任前民進黨立委、新竹市副市長,離開民進黨後前往中國多年,目前是一個我聽都沒聽過的「中華統一促進黨」的黨主席。

民主社會應有的公民素養

原本以為像這種公然打人,應該道歉或接受法律制裁的事情,根本不值得再多做著墨。因為我相信:打人就是犯法、打人就是不對的,應該被譴責。因為人有免於受傷害的基本人權,這件事實再基本也不過了;不會因為出身背景、教育程度、政治立場不同,而有任何一絲一毫的爭論或爭議空間。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到底是誰「罄竹難書」?

日前由於教育部長杜正勝對於「罄竹難書」一詞的解釋,引起了社會上諸多討論,事因出自陳水扁總統在一個淨灘活動時,說了以下一段話:

「有很多我們的志工團體,不管是政府代表或者是民間企業幫忙等等,這些都是罄竹難書,非常感人的成功故事。」

這段話引起了對於罄竹難書這個成語是否誤用的一連串討論,於是乎前國民黨 再來到親民黨,現在又回到國民黨的李慶安委員,問了教育部長杜正勝:「何謂罄竹難書?」而杜的回答也引起了李慶安委員和多家媒體一陣撻伐之聲,請看以下新聞:

罄竹難書」新解 政壇新笑點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

是不是應該要蓋座廟來拜他了?那就請媒體直說不就好了……

近日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先生代表國民黨到美國訪問,本來應該是件好事,不管是對馬主席和他所代表的政黨來說,或是對台灣來說,畢竟以一個小老百姓的身分而言,我個人樂見能多一個人到美國參觀訪問,畢竟也希望藉著這樣的機會,替台灣發聲。

當然,透過訪美鍍金,馬英九也替他自己創造了一些有利的機會或身價。畢竟,我們是小國,這幾十年來養成的自卑,讓我們必須要靠出國(尤其是美國,現在有人把中國也算進去了?)喝喝洋墨水來肯定自己,這倒也是無可厚非、可以理解的(understandable)。

自馬先生出國前到現在 ,歌功頌德的媒體卻不斷進行著造神運動。(或者一直在進行,只是最近更變本加厲?)令我不禁開始思考:是不是我們的社會還沒有真正的民主化呢?

真正民主的制度下,不存在著聖人的揮灑空間,民主制度靠的是政黨間的制衡、彼此對議題的理性討論,彼此做出某種程度的妥協;而不是今天我們社會很亂,然後出現有一個聖人,他又高、又帥、人又正直,又有國際觀,而且英文好;跟那些鄉下來的、沒出國唸書過的鄉巴佬自然不同 。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好文分享:為何寫?寫什麼?怎麼寫? - 阿孝札記

這是一篇由輔仁大學新聞傳播系講師──陳順孝,在其部落格所寫的文章。就我的理解,該篇文章主要提到媒體演變到這幾年,已經成為部落格的時代,每個人都可以擁有自己的媒體,寫一些東西,但真的什麼都可以寫嗎?部落格上文章的對錯,跟書本上的對錯,跟電視報導的對錯(作者稱之為公民新聞與傳統新聞之差異),作者提出一些相當有意思的討論。

我在想:我在部落格或留言板上寫文章陳述自己的觀點,也即將post一些音樂家的interview,某種程度上,有點類似在做個人對爵士樂的報導(有關樂史),或新聞、觀點(CD推薦或音樂上的問題),其實本篇文章有值得我們參考之處。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