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演出花絮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影像2297S

又過了一年,五年來循往例都會到這家餐廳做跨年演出,我們從八點半開始彈,彈到晚上一點半結束。除了演出之外,也有各式的美食可以享用,店經理對樂手很好,所有的美食、紅白酒、香檳、烈酒等等,只要是來吃飯的顧客可以吃的、喝的,樂手一樣都可以無限享用。

影像2294S

影像2296S

影像2299S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roject Ready (Staten Island) -5

七月、八月暑假期間,三不五時會去Staten Island(史泰登島,紐約市的一個行政區)工作,這是一個關於小朋友的音樂教育(諮商/輔導)專案課程,這個專案稱為“Project Ready”,上課地點在史泰登島的法院大樓中。我們這群小朋友是一群特殊的小朋友,據我了解他們都犯過罪,因為未成年所以沒有坐牢,而沒有坐牢的條件之一就是需要接受一系列的教育輔導課程,至於他們犯過什麼罪,據我知道是什麼罪都有,從偷竊、攻擊到更嚴重的都有。

Project Ready (Staten Island) -1

什麼樣的音樂最接近現在的美國青少年?當然是饒舌樂 (rap)。我跟另外兩位樂手用饒舌樂來作為這個課程的主題,一位就是饒舌歌手,另外一位規劃主題,輔導他們寫詩,寫出他們心中的感受,多與人溝通他們的內心世界。我則是彈bass(所有的rap音樂一般都有固定而且重覆的低音部分)。

Project Ready (Staten Island) -3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Bob Hurley

前幾天去做了一個演出,是慶祝今年進入名人堂的名籃球教練Bob Hurley的宴會。

在台灣報紙的體育新聞中,常常會看到美國的各類運動項目如棒球和籃球有所謂的「名人堂」(Hall of Fame),每年都會表彰在此領域擁有頂尖成就的人。

能進名人堂是一件相當不容易的事,很多棒球或是籃球選手打了二十年的大聯盟 (MLB或是NBA), 雖然已經非常優秀,卻不見得能進入名人堂。因為能進入名人堂的人真的要有非常卓越的成就,所謂的"King of the king",是最好中的最好;除了運動成績優秀以外,不能有不良紀錄,像是打假球或是打違禁藥品藉以增強運動成績的人,連想都不用想。

Bob Hurley一輩子沒進過NBA ,生涯都在高中擔任籃球教練,能進名人堂可以說非常不簡單。他也是美國有史以來第三位以中學籃球教練資格者進入名人堂的人,在他長達四、五十年的執教期間,帶過的籃球隊經常獲得州冠軍,甚至是全國高中籃球賽冠軍,這證明了他超凡的能力,他的子弟兵在NBA者應該相當多,連他兒子都曾在NBA打球。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Unmarriage until Gay Marriage-1

今年的農曆大年初一剛好也是國曆的2月14日,西方的情人節(Valentine's Day),這一天接了一個演出,是神父Billy Talen主辦的"Unmarriage until Gay Marriage"的活動。

由於同性戀婚姻(男跟男結婚、女跟女結婚)在紐約州尚未合法化,所以他號召了一批異性戀結婚者(就是一般的男跟女啦),號稱要"Unmarriage",也就是解除婚姻關係,直到同性婚姻合法為止。當然,這只是的口號上的訴求,並非真正法律上解除婚姻關係。

活動地點選在中央公園內著名的天使石雕噴水池前主辦,還真是個高招,果然引來不少媒體的注意,活動影片也馬上被放上youtube 。紐約是個多元價值兼容並蓄的城市,所以這樣的訴求其實不足為奇。

演出結束後我拿到了一張支票,開支票的是教會,我想這在台灣應該不可能發生吧?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影像0900S

每年最後一天12/31這天,照例都要出門工作,幾乎十四、五年來都是這樣。從在台灣念大學時到來了紐約以後,從來沒有例外。 剛到紐約的前兩年,十二月時還是會回台灣做聖誕節或是跨年的演出,西華飯店的倪伯三老師幫忙引薦並幫助我很多,這都是當時在台灣建立的人脈。後來,慢慢在紐約的工作和人脈方面有些起色後,十二月就留在紐約工作。當時一開始都是一些爵士樂團的跨年演出,而這五年來,則幾乎都是做流行樂團的跨年演出。12/31跨年夜是樂手的一個重要工作指標,如果這一天生意清淡,冷冷清清地沒人要找你演出,那麼你就要小心了。

紐約經過9/11後,加上這幾年金融風暴的衝擊,經濟變得非常不景氣,爵士樂團的演出也變得比較少。周邊認識非常多的爵士樂手,幾乎都沒有跨年演出。這讓我想起某一年(大概是五、六年前),十二月一整個月我都很期盼地等電話,等了一個月,一直都沒有跨年夜的演出邀約,就在我已經要死心時,直到12/30號的早上,電話響起,是歌手Evelyn Blakey(Art Blakey的女兒)打來的電話。

Evelyn Blakey找我去做跨年夜的演出,演出地點在布魯克林 (Brooklyn) 的Pumpkins,雖然錢很少,我還是去做了。她還找了鋼琴手Tardo Hammer 和鼓手Jimmy Wormworth,這兩位都是滿有名氣的樂手,擔任很多有名的爵士大咖樂手的sideman,像是Lou Donaldson、Benny Golson、Art Farmer、Slide Hampton等樂手,也錄過很多專輯 ,只消查查allmusic,就有這些人的一堆履歷。但是他們為什麼也沒有跨年夜的演出,而來接這種錢很少的演出呢?後來慢慢地了解 ,樂手這個工作其實是很不穩定的,尤其是爵士樂手。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影像0768

最近幾年因為全球暖化的溫室效應,全世界的氣候似乎都有極端異常的情形發生,不是很熱就是很冷,不是下雨或是颱風很大,要不就是乾旱不滴雨,不然就是地震、水災等等。美國東岸不像台灣一樣有颱風或是地震(美西有地震,美國其他地方例如中南各州也有颶風、龍捲風、水災等等),所以唯一能稱得上是天災的,應該就屬暴風雪(SNOW STORM),幾乎每年都有。

台灣有些朋友可能看到新聞時會發現,美國東岸幾州(馬里蘭、賓州、紐澤西、紐約......等等)前幾天(上周六)發生了大風雪,而華盛頓特區的積雪,更是破了70多年來的紀錄。

美國一般來說因為冬天溫度低,只要低於攝氏零度而且濕度夠的話,天空都會降下雪來。紐約每年冬天都會下雪,問題是如果下得太多太急, 路上的鏟雪車來不及鏟的話,便會釀成天災,成為名符其實的「暴」風雪。

影像0791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Mt. Carmel Feast

在台灣,只要哪一家廟的神過生日,總是會看到廟裡廟外有盛大的慶祝活動,通常都是有吃有喝又有玩,而十年前到了美國之後,才發現不只有台灣這樣,其實其他國家的宗教活動也有類似的場面。

Our Lady of Mt. Carmel 是一家羅馬天主教堂,建於二十世紀初,位於紐澤西州與紐約市僅一水之隔(哈德遜河)的澤西市(Jersey City)。這家教堂附近的區塊,大概在二、三十年前都還是義大利裔移民的社區,而這些移民多半屬於生活狀況不算很富裕的族群,絕大多數都是藍領階級。基本上來說,整個大紐約地區(紐約市加上附近的紐澤西及賓州)有非常多的義大利裔移民,因此以紐約市來說,幾乎每兩條街就可以看到pizza店、義大利餐廳,或是賣三明治的Deli店(義大利的cold cut,像火腿、香腸、起士等等非常有名,夾在麵包中非常好吃),這樣的街景,相較於美國其他地方的大城市,可說是完全不同。(當然,紐約市還有非常多數其他族裔的移民,例如俄國、中國、中南美洲拉丁裔像葡萄牙或西班牙人、猶太裔、中東裔人等等,隨處也都可以看到他們的食物。)

Our Lady of Mt. Carmel 這家教堂附近的居民組成,在近二十年內開始產生了一些變化,加進了一群中南美洲移民,其中以說法語的海地人,和說西班牙語的中南美各國移民居多,但也帶來了一些治安上的問題(通常在美國,大多數人不會公開這樣說,因為這是關於種族的敏感話題),所以原來的義大利移民紛紛離開,最後只剩下這所教堂還在這裡。每年到了教堂過生日時,義大利裔的老居民們還是會回來幫忙張羅各項慶典事宜,而教堂的信徒也不再是純義大利裔的移民,因為拉丁美洲和菲律賓移民本來就是天主教徒,他們也加入了這家教堂的大家庭。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Rick Stone's guitar

吉他手Rick Stone是我在紐約認識很久的朋友,跟他合作前前後後大概有八年之久了。我們一開始是在一個大樂團中分別彈吉他和低音提琴(double bass),後來他也開始陸續找我接一些他的三重奏演出。台灣有些朋友可能也知道他,因為他幫Melbay寫過教材,而在youtube上也可以看到他的演出,他目前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紐約的幾所音樂大學中教授爵士吉他。

八年前,沒有人知道我也彈吉他,因為我一到紐約的第一年就放棄了吉他。有一個主要的原因,對紐約這個好樂手跟滿地垃圾一樣多的城市來說,不會容許一個什麼樂器或風格都會一點點的半調子樂手,就好像如果出門還要帶一本real book(爵士樂歌譜),在這裡別人可能覺得你不是不會彈爵士樂就是只能算是學生等級的爵士樂手的意思是一樣的。所以我中間的六年裡,連碰也沒碰過吉他,算是徹底地忘記它,當然也就沒有人知道我會彈吉他。

這兩年重新開始摸吉他之後,正好Rick這幾年幫一個高價位的爵士吉他(archtop) Comins擔任代言人(另一位代言人是Vic Juris,這牌子的吉他工匠住在賓州的Bill Comins),曾聽我台灣的好朋友Jeff兄(當代樂手的吉他版主)說過,這是非常高價位的吉他,所以每次跟他彈gig或是在他家jam session時,我就會趁機把玩他的吉他。在一些網站上,這個廠牌的吉他價格,有些甚至上達一萬兩千元美金之譜,雖然手工的爵士吉他本來就不便宜,但是這價錢實在昂貴到令人咋舌。雖然價格不斐,但是每次Rick都會毫不吝嗇的讓我玩他的吉他,原因之一當然因為他是代言人,而拿到這些吉他的價格,可能比市價便宜非常多,所以他手上光是這個Comins的手工爵士吉他就有三把之多。

以吉他來說,到底昂貴的樂器,例如一把一萬元美金的爵士吉他,跟一把五千元、三千元或是一千元的吉他,聽起來是不是有什麼不一樣?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Hekki Sarmanto(All About Jazz)

自從到紐約後,我觀察到有很多歐洲和日本的爵士樂手喜歡來紐約開concert或是表演,因為紐約是爵士樂的首都,這裡除了有世界頂尖的樂手外,能來這裡表演的話,對演出生涯的credit有幫助或是加分的作用。因此這幾年經常可看到法國、俄國、義大利等國家的當地的名爵士樂手來紐約演出,其中以該國的國家文化中心或是航空公司贊助而來紐約(美國)演出的機率最高,以義大利為例,記得類似表演的贊助廠商就是義大利航空公司,如此一來,機票就可以省下來了。除了來自義大利當地的名樂手,還可以搭配美國的義大利裔爵士樂大師(例如Joe Lovano,雖然他可能已經是到美國的第四代、五代了,但是只要有個義大利姓氏的,大概都會算上去),算是錦上添花(當然,歐洲或日本代表自己國家來的大牌樂手程度也不錯,這樣的合作才會比較好看)。

這是我最近參與的一個project,透過芬蘭駐美文化中心邀請芬蘭當地的爵士樂大師Heikki Sarmanto到紐約表演。我對他的了解非常少,透過google和all music guide,只知道他是芬蘭爵士樂界的大師級作曲/編曲/鋼琴家,曾經幫芬蘭國家爵士大樂團/交響樂團作曲和編曲,也幫80年代Sonny Rollins有名的“Saxophone Concerto”(當時在日本公演,相當有名)擔任指揮和編曲。透過中間人的推薦和牽線,他找上我幫他彈bass,我則推薦Seiji 來幫他打鼓。不過呢,下週的演出,我到現在都還沒跟他碰過面,也還沒排練過,更無從知道芬蘭的爵士樂究竟是什麼模樣,不過大概知道都是原創音樂。如果合作起來OK,未來也許看看有無機會去芬蘭或是北歐演出。

配合在紐約的公演,本月的All About Jazz有一篇Heikki Sarmanto的專輯介紹(CD REVIEW), 70年代他在EMI旗下發行的專輯即將重新發行(其中有一張在波士頓的錄音,從照片上看來應是年輕的George Mraz彈電bass)。專輯照片上的他當年是位青壯年的樂手,如今已經是一位七十歲左右的老先生。另外還有幾個版面不小的廣告,是發行專輯的唱片公司刊登的廣告,其中我的名字則是小小拼錯了。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SCN0340

在紐約的演出和在台灣都差不多,其中有不少都是婚喪喜慶的場合。只不過我接到的這個gig(工作),是幫爵士樂界最偉大的編曲家之ㄧ——Thad Jones的太太,舉行的告別式中演奏低音提琴。

Jones兄弟是爵士樂史上最為人所知的兄弟檔。Hank Jones、Thad Jones和 Elvin Jones三兄弟在爵士樂界的地位可以說分居鋼琴、編曲/作曲/小號、爵士鼓的龍頭之一。Thad Jones 和 Elvin都已經去世,如今剩下的則是高齡八十七歲的鋼琴大師Hank Jones。他身體依然硬朗,並在紐約和世界各地仍有零星演出,Hank Jones的鋼琴三重奏和Tommy Flanagan三重奏則是我心目中最佳的爵士鋼琴三重奏。來紐約八年的時間裡,大概看過二十幾次他的演出,然而卻從來沒有機會跟他一起演出或是説到話。

我本來「肖想」看看這次有沒有機會跟他在音樂會中來個二重奏,不過這件事並沒有達成。他在節目單中是排定彈奏piano獨奏,他選擇演奏的則是Thad Jones的曲子 “A Child is Born”,所以我也不好意思開口問他。但是,我很高興有這個機會跟他聊聊天,並能夠在距離不到三十公分的背後觀賞他的鋼琴演奏。

當天來參加追悼音樂會的人,大多數是親屬和朋友,朋友中則包括了已故鋼琴大師Roland Hanna的遺孀。有幾個人上台談談往生者的事蹟,也聽到了一些爵士樂史上的小故事或八卦,例如Thad Jones在Count Basie band 和 自己的Thad Jones大樂團早創時的一些故事等等。發言的空檔,有幾位聲樂家則是用歌唱的方式表達哀悼之意,這部份則是由我和其他爵士樂手擔任伴奏。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一向是個嗜飲咖啡或茶的人,到了義大利這個也以咖啡聞名的國度,當然一定要趁機會多嚐嚐不同地方的咖啡味道如何。據我有限的知識了解,事實上,在南歐的許多國家,其實他們所說的café--咖啡,指得就是”espresso”(台灣的濃縮咖啡),而這種咖啡據說起源於二十世紀初的義大利米蘭。現在製作café (espresso)的方式有很多種,而在義大利的街頭,你可以看到許多寫著 ”BAR”的小店,提供機器製作的”café”,和一些麵包類點心,也有酒類,很多人就站在吧台前,飲用café或是cappuccino(espresso加上打泡的牛奶),客人彼此也會聊聊天。

italy cafe 06

這種Bar的文化,跟美國不大一樣。美國的bar提供的是酒精類飲品,一般說不會有咖啡,而且美國的bar是在晚上營業,在義大利街頭上的bar則通常從早到晚都有營業,這點跟美國部份義大利或是希臘裔移民聚集的地方則較類似(如紐約皇后區的Astoria/ upper Ditmars附近),因為這些地區的bar的確也有espresso機器和甜點。

至於咖啡(espresso)本身,美國和義大利則有很大的不同。一般來說,美國的咖啡偏淡,味道也不夠香,這可能跟個人喜好有點關係。不過如果到美國一些較道地的義大利餐廳,一般來說還是可以嘗到不錯的espresso。我不是專家,不過從一杯espresso上面浮的那層棕色泡泡(稱為crema),大概可以看得出來義大利的咖啡品質應該都很一致。

機器本身也是製作咖啡(espresso)的一個重點。好的機器有好的pump,通常也可以製造出好喝的espresso,當然價錢也相差十萬八千里。如果上網去看製造espresso的機器,你會發現從五十元美金到兩千元美金都有。當然,一分錢一分貨,不同價錢的機器也會影響到咖啡的品質。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年底通常是台灣職業樂手最忙的時候,尤其是十二月和農曆過年前。原因是十二月有聖誕節又接近元旦新年,總是會有很多的相關演出,例如跨年或耶誕節派對;再來是農曆年前的一、二月份,還會有很多公司行號的尾牙,年後則有春酒,所以說年底及開春時,台灣的樂手總是特別忙,也是賺錢的好季節。至於美國的情形也差不多,年底假期一到,到處都有派對。

new year 005

美國的Holiday Season是表演旺季

除了華人,美國沒有過農曆年的傳統,不過耶誕節和新年是傳統的Holiday Season,所以十二月是商業演出的大月份,有很多公司行號都會辦耶誕節派對,實際上就是尾牙的意思。公司藉由派對聚餐的機會來感謝、慰勞員工,如同很多台灣樂手朋友會去做一些大企業的尾牙一樣,我們也會做一些美國的大企業派對,例如Dell 和 IBM的派對,都是這一陣子做過的演出。

新年前夕(New Year’s Eve)可說是整個十二月的重頭戲,這一天有很多餐廳、私人俱樂部,甚至是爵士樂演出場所,都有跨年的表演節目,如同台灣很多大飯店都有跨年演出節目。除了有特別節目可供觀賞外,還會附上特別安排的套餐。當然,在這種大日子吃特餐、看表演,肯定所費不貲,一般來說要花200元美金甚至更多的費用入場,也都是常有的事。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美國爵士基金會 (Jazz Foundation of America) 是一個以爵士樂手為主體的機構,bass界耆老Bob Cranshaw也是理事之一。這個基金會的辦公室設立在紐約的樂師工會建築物中,主要提供爵士樂手一些像是急難救助等服務。我記得像是已故的baritone薩克斯風手Cecil Payne,或是小號大師Freddie Hubbard等,都曾接受過此基金會的援助。

JFA X'mas 03

每年十二月聖誕節或是十一月感恩節等大日子的前夕,美國爵士基金會都會舉辦派對,費心準備一頓溫暖的晚餐,邀請爵士樂手們參加,餐宴上通常會出現一些看起來像是街友的老樂手來吃飯,順便聯絡一下感情。

像這種傳統節慶 (holiday season) 的食物通常一定有火雞,雖然稱不上很好吃,但總是機構的一份心意,加上完全免費,因此每年總會有不少老樂手前來參加。

提供一些照片跟大家分享。照片中可以看到已經八十多歲,仍然演奏的嚇死人的薩克斯風/長笛大師Frank Wess正在享用火雞大餐。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04 Italy 015
The Chiesa del Gesù (Curch of Jesus)

古意盎然的山城 Frascati

剛剛從義大利演出回來,這已經是第二次去義大利演出,前一次則是2004年時。我一向對義大利食物很感興趣,所以在這趟旅程中,自然也少不了品嘗一下道地的義大利菜。

這次演出其中有一場音樂會在羅馬附近的小城 Frascati 舉行。這個地方以生產白酒出名,小山城滿是十六世紀或更早以前的建築物,古意盎然。我們則是在一個2000年前羅馬時代的馬房,現已被改建為藝廊的地方演出。演出後主辦單位帶我們到當地有名的 Pizza餐廳吃飯。這輩子吃過很多不同地方的 pizza,義大利和美國兩國的 pizza店我也吃過不少,這家的 pizza可能是我吃過最好吃的,就算不是第一名,至少也是前兩名。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檯面上除了幾個大家較為熟知的大型爵士樂活動之外,最近也有三位曾有合作經驗的樂手朋友們,不約而同地跟我說,他們來台灣演奏過。

第一張照片攝於紐約的Cleopatra’s Needle,這是一間jazz club,每天都有現場演出。照片中的鼓手是Vanderlei Pereira,他來自巴西,是一位非常優秀的巴西爵士鼓手。他雖然是盲人, 但是不因此而減少對音樂的敏感度,很多有特殊編曲的譜,leader只要哼一哼給他聽,他就馬上記住了。

Cleopatra Needle_Vanderlei Pereira
鼓手Vanderlei Pereira曾於2004年來台於台中爵士音樂節中演出 (Helio Alves Trio 樂團)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Staten Island是紐約市五大行政區之一(其他尚有 Queens, Bronx, Brooklyn, Manhattan),有名的洋基隊主場就在Bronx,離我住處不遠的地方。

5月31日(2007),Staten Island 的藝術協會(Council On The Arts & Humanities For Staten Island)舉行頒獎典禮,頒發傑出貢獻獎給四位音樂家,其中包括現任Count Basie Big Band的音樂總監 - Bill Hughes,另外三位音樂家則是:


- Jeannine Otis  世界知名R&B樂團 Kool and the Gang 前主唱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

一年又過去了。屈指一算,十年來的New Year’s Eve,印象中除了當兵外,幾乎都在演出中度過。去年的十二月真的非常忙碌,31號當天剛好又遇到週日,一大早就出門去曼哈頓的St. Marks Church彈教堂做禮拜的gig【註一】,晚上又趕到紐澤西Totowa 的某飯店做跨年演出【註二】。一天中有八個小時都花在彈琴上,另外六個小時則用來開車(不要懷疑,美國真的很大),頗有那麼一點披星戴月的味道。


Frank Pombo's Bethwood

做跨年演出的餐廳,經理是個少見的好人,居然跟我們說什麼都可以吃!當我們彈琴時就好好彈,休息時我們就是guest,可以享受跟其他顧客一樣的服務。

既然餐廳經理這麼說,我們也就不用躲躲藏藏的跟他客氣了。我把自己當作是來這兒參加跨年活動的老大爺,在buffet 中趁機一飽口福,吃了不少美食,包括:兩支龍蝦一堆蝦仁(shrimp cocktail)生蠔螃蟹,外加鮪魚旗魚紅魚甘加州捲(也叫「酪梨壽司」,壽司中包酪梨)、鰻魚壽司……等,還有義大利豬肉片(veal)紅白酒……等。以上只是前菜之前的cocktail hour 而已,前菜(appetizer) 和主菜(main entrée) 都還不算呢!當然,吃這麼多要小心拉肚子,正露丸得準備好……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jersey city gov party

近來接獲網上讀友來信認為,現在是美國十二月,正值美國傳統上最重要的一個月,跟台灣農曆年前有點類似,算是家人團聚的一個月,也有感恩節(十一月)、聖誕節,加上新年三大節日,本來就應該寫一些節慶的文章或貼些照片,而我卻連刊三篇跟爵士樂有關的文章,內容實在太過嚴肅無聊。

小弟文采不佳,無法適切地描述節慶的氣氛與景象,但是照些照片倒是可以。最近正好到紐澤西州澤西市政府(Jersey City)舉行的一個市府員工聖誕PARTY演出,趁機拍些好料的照片,給愛吃的讀者看看、過過乾癮。至於標題到底跟內容有什麼關係,先賣個關子,放到最後一段再說。

小弟在紐約除了彈爵士樂的演出外,show band的演出也是小弟的工作之一。紐約有一部分的樂手,都在靠show band (我們這裡叫club date)謀生。一個樂團的人數可以到十人左右(三位主唱,加上節奏組、小號、長號、薩克斯風等等),以各式各樣的流行歌曲為主(從1940年代到現代的流行歌曲 Rock N Roll , Soul , Motown, Disco, Country,甚至部份Rap等等)。

要在這種樂團演奏的前提是對於美國的流行音樂要非常熟悉,大部分的時間是無法看譜的。把流行音樂的廣播節目打開,連續聽個幾天,如果有七成以上的歌曲都已經會彈(不用看譜),就表示某種程度上適任這份工作。而且,只要具備這個能力,也可以幫外面為數眾多的流行樂團代班(因為曲目接近)。由於我一向對黑人流行音樂(尤其是60、70年代的Motown或 Soul/ R&B)有興趣,歌曲也夠熟【註一,因此我有一部分的工作是幫這種樂團彈電bass。這種樂團的好處是由於有經紀公司,所以非常制度化,一年前就會拿到下一年的schedule了,也幾乎每週都多少都有這類型的工作。如果能力還不錯的話,不同樂團間的樂手也都會互相支援,而好的bass手必須要能很輕易跟任何有合作過、或沒合作過的樂團節奏組合在一起,無論是什麼類型的音樂,這也是bass手最重要的條件之一。這種樂團的成員,幾乎都不是爵士樂手而是流行樂手註二,像我們樂團的前任sax手,就是流行歌手Alicia Keys的薩克斯風手,過去幾年都跟她巡迴演出。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爵士樂社福 001

有人要幫爵士樂手付房租?

自從兩個月前,我又開始玩起吉他後(之前已經放棄有五、六年了),每週一我都會跑去紐約市的樂師工會的jam session玩玩吉他。一方面因為自己在吉他上仍有很多亟待加強的地方,希望能夠在與人合奏中改進;一方面也是希望在吉他演奏上能夠多熟悉一些曲目。上週一的session中,無意發現了這麼一張有趣的小宣傳單,標題是:

"After a lifetime of paying their dues, they shouldn't have to struggle to pay their rent."

一開始以為有人願意幫爵士樂手(包括自己)付房租,眼睛還瞬間為之一亮!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安養院的Big band演出

僧多粥少,紐約爵士樂手何以為生?

紐約的爵士樂手說是俯拾皆是,形容的真是一點也不誇張。雖然紐約有為數不少的爵士樂俱樂部(jazz club),但是光靠在jazz club或音樂會中演出,真的可以養活紐約為數眾多的爵士樂手嗎?

相信很多人一定有類似的疑問。我對前述問題的答案是「當然不可能」。基本上這個問題極其複雜,因為同樣是爵士樂手,以知名度而言也有等級之分;有大明星級的、有些還蠻有名,有些則稍具知名度或小有名氣,也有些只是曾稍微被提及聽過的,更有些是連聽都沒聽過。知名度雖然有所差異,但是也有可能這些人的演奏能力卻都差不多,很奇怪吧?這就是紐約!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