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 Taylor Plays Japanese Enka

爵士樂傳入台灣的時間可以說很早,基本上可以說從日治時期就有蛛絲馬跡,最有名的就是小號手楊三郎赴日學習爵士樂以及小號,回台後創立了黑貓歌舞團(註一),在歌舞團節目中可以很明顯看到日本吸收來自西方或美國如和聲學、音樂劇等等的概念。

明治維新之後,日本可以說是亞洲西化最快的國家,他們不只引進西方的學問,他們是真的內化這些東西,變成他們思維的一部分(註二),除了邏輯和科學以外,也包含了藝術和人文方面,今天在台灣各縣市可以看到的老街(台北迪化街、桃園大溪老街、台南新化老街等等......),或是日治時期留下的火車站,例如台南車站,都是日式的巴洛克建築,是一種跟歐洲巴洛克建築不太一樣,可以說是大和民族對於巴洛克風的詮釋。

不只是建築方面受西方的影響,音樂方面也是,西方的和聲學、樂團形式也被引進日本,甚至連爵士樂以至後來的搖滾樂都是。依據我的印象所及,日治時代的電影就可以聽到類似Dixieland的樂風。西方音樂對日本接下來的音樂產生什麼影響呢?日本的流行歌基本上和聲進行會比較合於西方和聲學的原則(相對於台灣的國語老歌),而因為台灣當時是日本的一部分,當時的音樂文化也就這樣傳了進來,台灣民間廟會的陣頭樂隊或是出殯的樂隊就是一個很明顯的受西方影響的例子,因為那個編制其實就是marching band(行進樂隊),真正歷史的源頭則是紐奧良。

這種樂隊形式直到現在仍散見於台灣民間,在廟會陣頭或是喪禮時可以看到像這樣的樂隊,台灣叫做「西樂隊」,這個「西」指的是它源自西方,不過呢,那不是直接從西方傳進來的,是轉了一個彎先到日本,然後再從日本傳進來台灣的。

沒錯,很多源自西方的東西也都是像這樣從日本輾轉流傳來台灣的。

Sam Taylor就是一個最典型的例子。

Sam Taylor是一位薩克斯風手,吹藍調也吹爵士,活躍於美國五六零年代,後來在日本非常有名。他的音色影響日本非常深,只要你去聽日本演歌,裡面的薩克斯風基本上就是這個味兒,更進一步還可以在當時所有的國台語唱片的薩克斯風演奏中聽到SamTaylor的影響。

他的存在基本上就是一個很典型的「從日本傳到台灣」的例子,最後成為台灣絕大多數薩克斯風手對於理想音色的標準模型。

什麼是爵士樂?誰是最好的薩克斯風手?

今天因為很多年輕一輩出國去學爵士樂,他們會對爵士樂各時期的代表性樂手有更多的了解,很多人會說Duke Ellington、Count Basie、John Coltrane、Sonny Rollins、Stan Getz等等族繁不及備載......。然而,在那個資訊封閉的年代,我們是一個集權國家,不要說國外的資訊進不來,連國內的書和音樂都有審查制度,所以音樂方面的資訊可說非常少,基本上都是呈現比較單一的管道,如果日本進來什麼音樂,那麼台灣就會直接受影響。

Sam Taylor的音色就是透過演歌從日本傳來台灣,被台灣當時所有的本土樂師吸收,基本上大家的音色都以他為範本。不過很有趣的是他在美國反而沒有在歷史上留下很多的足跡(雖然他算有名,但是在爵士樂主流的這顆大樹上並不像Ben Webster那樣的傳奇大師,然而他那非常棒的音色仍然幫他贏來了"the man"這個稱號,你可以聽一個音就知道是他吹的),他最深遠的影響是在亞洲,尤其是日本和台灣,在美國可能有些年輕輩薩克斯風手說不定也不太知道他。

我認為Sam Taylor的音色受到了Ben Webster的影響,那種很粗線條、肥又厚又大聲,但沒有厚到吹破掉的音色,而且強烈的顫音有點灑狗血的音色,坦白說很難吹,因為你必須對這個樂器有很好的控制。以前台灣可以吹這個音色的人,最出名的樂手應該是王吉宣(番王)老師,而目前最年輕的台灣樂手能吹稍接近這個音色的,我可以想到的大概只有中生代的林成昌(阿強)老師,之後的年輕輩應該是沒有了。很多台灣年輕輩sax樂手的音色可能都很薄,比較起來,共鳴可能並不是很好(註三)

也因為Sam Taylor在日本出版過這些演歌的薩克斯風演奏版本,輾轉影響了台灣。在當年的台灣也可以看到 一堆樂器演奏國台語歌的卡帶或唱片,例如你可以在夜市裏面看到甚麼黃金小喇叭、黃金薩克斯風演奏專輯等等,這也許應該都要拜Sam Taylor的影響所賜。

放上一些Sam Taylor 演繹日本演歌以及其他的youtube連結給大家參考。

Sam Taylor演繹的日本演歌錄音「長崎は今日も雨だった」

聽完後耳朵有沒有響起那種好熟悉好熟悉的感覺呢?

 

鄧麗君演唱版,中文曲名「淚的小雨」:

 

Sam Taylor演奏「港町ブルース」(港町blues):

 

鄧麗君也翻唱過,中文曲名為「誰來愛我」:

 

這首歌後來由西卿翻唱布袋戲「苦海女神龍」主題曲,而這首歌的原唱則是日本演歌天王森進一,也是他的代表作之一。

 

歷史是很有趣的,我們常常聽到很多人會說叫外國人薩克風手來台灣吹看看國台語歌,再厲害還是吹不出來那個味道,但是呢,殊不知那個「味道」、那個音色的根源基本上還是來自於黑人,追根究柢就是來自於爵士樂的影響,只是被影響久了會很容易以為那些東西都是自己本來就有的,其實不然。


 

註一
馬關條約簽定後台灣成為日本的殖民地,以日本來說,當時台灣可以算是全國的鄉下地方,如果要學藝術、音樂、醫學,基本上得要去本島(日本)那裡有最先進的知識和環境。

註二
當時的西化運動不是只有日本,中國(
清朝或是民國初年)也是很明顯的例子。大家常常聽到的「師夷長技以制夷」或是「中學為體西學為用」,都是大家常常聽到的話(簡單來說因為中國人自以為優越,又愛面子,無法承認西方文明有其優越,所以就變成不乾不脆的表面西化,做個樣子,但是本質沒有改變,還是腐臭不堪的醬缸文化),不過這些觀念從來沒有在中國產生深化影響,這點你從中國人的說話就可以知道,直到現在,一般看來邏輯和科學精神這些西方文明最重要的精神,從來沒有進去他們的腦中。

註三
不是說音色不像 Sam Taylor 就是共鳴不好,應該這麼說,不管你音色是受誰影響,喜歡誰,你必須先能把整支管子吹的響,音準OK,才有資格講其他的事情;即使音色、音量不像 Sam Taylor、
Ben Webster、Dexter Gordon、
George Coleman 那麼大聲而且肥厚,如果能像 Coltrane、Sonny Stitt、Johnny Griffiin,甚至再小聲一點點的 Stan Getz 或是 Hank Mobley 那還是很好的,重點是整把管能吹的響,有這把樂器該有的共鳴,而且音色能穿透出去,而不是小聲到要靠麥克風,不然就沒有聲音,那才算是會吹這個樂器。需要先真正會吹這個樂器,才有資格談什麼是 personal sound 或是 personal style。

【附註】Sam Taylor 維基百,簡介

【圖片來源】All Music


創作者介紹

非搖擺不可!bassistwei的爵士天地 (bassistwei's jazzland)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