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紐約─薩克斯風大師 羅夫拉拉瑪 爵士三重奏 │沒有鋼琴!沒有和聲樂器!挑戰最難的三重奏形式
9/15 THU 9PM @ Taipei Blue Note
▶訂位專線:(02)2362-2333
▶演出訊息:http://bassistwei.pixnet.net/blog/post/44202517
邀請你一起來搖擺!體驗最原汁原味的紐約爵士!

11月下旬我有機會到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上海,這趟是受某大學之邀參加一個爵士樂研討會。雖名為研討會,但我的工作大抵以教學為主,包括講座(他們稱為「大師班」,但是我不是大師……)、教授即興演奏等課程,另外還有樂團評選。因為這次研討會有來自北京、天津、吉林、南京和上海本地的音樂學院的學生樂團演出,我的工作就是在表格上面勾選出你覺得表現比較好的學生,以及寫上一些對於這個樂團演奏的意見,接下來把整團的學生帶到一個小房間,我們再提供一些建議。

我剛來到此地就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在中國這樣的社會情境下,這裡的學生或是一般人,似乎某種程度失去了「感覺」的能力。我認為之所以會沒有感覺的能力,起因於這裡的社會氛圍可能並不鼓勵一個人有太多的感覺。

人有感覺是很正常的事情,你說出你的感覺也是正常的事情,每個人對於同樣的事情有不同的感覺,也是正常的事情;但是在傳統的中國文化裡面,我不認為人是被鼓勵說出自己真正的感覺的。

這裡的人,我的感覺是有時候似乎是帶著一層或是好幾層的面具在說話 ,你說的話未必是你心裡所想的(如果有利害關係的話,更不可能說真話),許多人說的話都是經過精心算計的,他好像不會告訴你他們真正的感覺是什麼。人與人之間也沒有互信(起碼沒有像台灣那樣的互信),很多時候,人們會先假設你真正的意思一定不是你話裡面的意思,大家都會繞好幾個彎去猜你真正的意思是什麼,在猜來猜去中不停打轉。


道地上海菜:絲瓜毛豆

舉個例子,如果今天有個家長送小孩來我這裡學琴,學了一陣子,我認為這個小孩不適合走這條路,所以跟家長說:「我覺得你這個小孩不適合走這行路,我看還是別學了。」在這種社會情境下的學生家長,未必會相信你說的話是真的,他們有時甚至會解讀成「老師可能嫌鐘點費不夠多,需要再多送點錢過去。」在這裡,人跟人之間 似乎沒有基本的信任,而且常常會先假定你做的很多事情,背後其實一定有所圖謀。

這是共產黨的錯嗎?其實並不見得。國民黨當年逃難來到台灣,進行極權統治的前幾十年,台灣也差不了多少,人跟人之間沒有信任,而誠實也不是最被彰顯的價值,所有的話語都是算計再算計,不小心說出真話的人往往會倒大楣,特別像是政治等話題都是禁忌。也許他們在政治或是資源分配上是優勢族群,所幸相對來說,國民黨當年來台灣的人,只是人口中的少數。 二方面台灣人本來的血統就融合了南島語系,我們未必是所謂的漢人 或是中國人,很多人身上都有高山族或是平埔族的DNA(只不過長久以來國民黨的洗腦教育一直希望大家覺得自己是中國人或是漢人而已),我們本來沒有那麼多中國文化的薰陶,這是好事。再來就是台灣之前被日本統治了五十年,誠實、一板一眼和腳踏實地,我認為在日本教育是非常重要的價值,有這樣的文化基底,即使在國民黨極權統治下的台灣,仍然留下一些好的價值,這是台灣比他們幸運的地方。日本時代的教育和統治,今日來看變成了正面的貢獻,讓台灣人跟對面的中國人 有所差別。

我們再回到「感覺」這件事上面。為什麼我說失去了感覺的能力呢?在自由的世界裡,每個人應該要能夠自由的表達他對任何事情的看法或是感覺,你說的話是你心裡真正的意思,這應該是一般民主國家國民最基本的說話方式。即使每個人的意見,每個人對件事的感覺都不一樣,但是你說的是你的感覺。

當一個人或是整個社會被鼓勵「誠實」這個價值,那麼每個人就會說出自己的感覺,即使你的感覺跟別人的感覺不一樣,也都沒有什麼不好,都應該被尊重。

food 1

當一個人習慣性的說出自己當下的任何感覺,而不需擔心任何後果或遭受迫害的時候,久而久之,這個人的感覺就會越來越敏銳,因為他是被容許說出自己的「感覺」的;反之,當一個人或一個社會下,個人的感覺被壓抑,個人不被鼓勵說出自己的感覺的時候,或是有時候你根本不被允許擁有自己的感覺的時候,那麼日子久了,你根本不會知道如何去「感覺」,因為你已經忘了 怎麼「感覺」了,更慘的是,慢慢的你連你自己是誰都忘了。

有時候,在這樣一個社會氛圍下,英文說的:SAY WHAT YOU MEAN, MEAN WHAT YOU SAY,似乎是不可能的事。

沒有感覺是一件違反人性的事,而一旦沒有感覺,或是社會環境下你必須將個人的感覺壓抑到最低,如果你從事的是音樂演奏工作的話,你演奏出的東西將會跟你說的話一樣,沒有什麼感覺。而「沒有感覺」對任何形式的表演藝術上來說,都是很恐怖的事情。

如果你是音樂家,你可以透過任何學術性機械性的訓練,讓你對本身的樂器有很好的控制或掌握,你也可以知道你在演奏的音樂領域的很多知識,但是如果你沒有感覺,你將永遠無法進入最高深的那一層藝術境界,因為任何一種細微的感覺都是音樂發生的理由,有感覺,才有音樂。

而當處於一個不被鼓勵擁有自己的感覺的社會,你演奏出來的音樂,對我來說就是少了一點靈魂。

我在擔任樂團評比的時候,發現了這個現象。一些學生有很好的技巧,可以把國外一些樂團的演奏,某個程度copy得很好,但是,似乎沒有感覺的能力。

food 2

對我來說,你如果還有一點剩餘的感覺,那樂器的技巧好不好都不重要,因為技巧還可能可以靠練習變好;然而,如果你有很好的技巧卻沒有感覺,那就真的危險了,因為你的音樂將是一灘死水,我看不到有任何發展的希望。

所以這次我在上海評比樂團的時候,我都會找還有剩下一些感覺的學生,鼓勵他們。因為我認為誠實說出自己的感覺,這件事是應該被鼓勵的。

比如說,我聽到一個鼓手學生在薩克斯風手吹主旋律時會降低音量,接下來 當薩克斯風手solo到一個高潮的時候,他知道換成銅鈸,改換另外一種音色來接續音樂的"story telling",並且知道用小鼓打切分音,來製造音樂上的回應,這種東西是音樂上面自然的感覺回應,騙不了人。

這代表他是有感覺的人。真正的爵士樂手,是在憑當下的直覺回應音樂,而不是去死背一些經典專輯的段落,試著照抄,你彈的每個音都騙不了人的。

像這樣的學生,我就會特別挑出來鼓勵他。就如我之前說的,技巧好不好根本不重要,技巧 不好可以練,但是一旦成為沒有感覺的人,音樂之路將到此為止。

不過,我會這樣說,難道代表台灣的樂手或是學生樂團的程度比較好嗎?其實可能未必。

 

寫於2012.12.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非搖擺不可!bassistwei的爵士天地 (bassistwei's jazzland)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匿名访客
  • 很赞同对日本统治台湾的态度,可以看到殖民统治其中的正面影响
  • 很少看到短期到中國的人也能有如此深度的觀察。
  • 與我在中國的觀察所見略同:在這個環境裡,許多人失去了感知的能力。當然,還是存在特殊的極少部分人有這樣的能力,但絕大部分人是沒有的。

    但不表示他們對人不直接,因為你的身分是大師,所以他們對你可能不夠直接。當你身分不再是大師,就會看到比較真實的一般人了。
  • 過路人
  • 看到老師解讀句子的那段,覺得老師你是一個很擅長讀空氣的人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