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聽正統爵士樂要到紐約?
為什麼紐約聚集了一堆優秀的爵士樂手?
為什麼你聽過有名的爵士樂手幾乎都來自紐約?

因為紐約就是爵士樂的代名詞!

2015年11月15日周日晚9點,
來自紐約的傑瑞威爾敦‧威爾敦四重奏,
將於台北藍調 Blue Note 演出,
本團今年在台唯一一場爵士俱樂部現場演出,
不用花錢買機票到紐約,
一樣可以聽到最原汁原味的紐約爵士樂表演喔!

訂位專線:02-2362-2333

【演出訊息】更多演出介紹請點網址:http://goo.gl/8LTmn5
最正統的紐約爵士樂 搖擺你的靈魂 僅此一場!
來自紐約--傑瑞‧威爾敦四重奏

:::2015 New Yorkers' All Night Session:::
Jerry Weldon Quartet @ Blue Note (11/15 Sun. 9:00 p.m.)

更多演出介紹請點網址:http://goo.gl/8LTmn5

 

New York, New York 爵士之都

New York, New York,紐約這個號稱爵士之都的城市,像一塊磁鐵似的,吸引了來自全世界的樂手來此一試身手。即使因為充斥太多樂手而競爭激烈,因此出現僧多粥少的現象,不過,世界上大概沒有別的地方能像紐約一樣,有各式各樣的場合需要樂手,儘管還是有很多樂手找不到工作,但是每年還是吸引了數以萬計、演奏各式各樣不同的音樂或是樂器的樂手,來這裡追求一個夢。

如果你想跟世界上最好的樂手一起演出,唯一的可能就是來紐約。為什麼?隨便舉幾個目前媒體當紅的樂手為例,如Pat Matheny、John Scofield、Joe Lovano、Brad Meldau、Eric Alexander、Kenny Barron、Kenny Garrett、Antonio Hart、Dave Holland、George Benson、Michael Brecker(已過世)、Randy Brecker、Wynton Marsalis、John Abercrombie、Jon Faddis、Maria Schneider、George Coleman、Chris Potter、Mulgrew Miller、Renee Rosnes、Bill Charlap、Sonny Rollins……,這些你講得出名字的,無論是過氣的,或是一堆講不出名字、但是實力不輸給那些有名氣的樂手,幾乎通通都住在紐約或附近。為什麼很多人想住在紐約?因為到紐約發展,幾乎是所有爵士樂手的夢想,也是這個夢讓我來到這裡,一待轉眼就已經將近七年。

爵士俱樂部的Jam session

眾所周知,紐約是一個爵士樂的都市,它承襲了爵士樂的傳統及文化在此發揚光大,直到現在,這裡還有很多爵士俱樂部,每天從晚上到凌晨三、四點,都有一堆樂手等著要上台jam session。剛來紐約時,我也常去這些場合,玩這種沒日沒夜的遊戲,整個晚上排隊等了老半天,直到半夜兩點才有機會上台彈個兩首歌。因為人實在太多了,每個人都在等待上台的機會,即使是已經很有名的樂手,也常會到這些的場合玩玩。因為常到這些jam session的緣故,所以看到不少有名的人來jam,也是件稀鬆平常的事。

有一陣子,我連續好幾天都剛好排到跟Roy Hargrove一起jam,也跟Wynton Marsalis, Antonio Hart同台過幾次,像是Kenny Garrett, Russell Malone也都算是常客。不過隨著年紀大了,知道這樣搞下去真的很難,不但體力無法負荷(幾乎每天都靠意志力撐下去,回到家都已經清晨五點了),一方面也知道其實一些有名氣的人來這裡的原因,只是尋求掌聲或公眾焦點而已(因為很多人想跟他們搭上線,所以會盡力的逢迎他們),大部分時間他們都在台下買醉,大概只有你是日本妹或是黑人,也許才可能跟他們說上幾句話吧?所以後來慢慢地我寧願把時間放在家中練琴或聽CD。不過,也因為前幾年常去jam session的關係,雖然很多時候結果是令人失望的,但是也逐漸發展出一些自己的人脈,讓我可以靠彈bass營生。直到最近這一年,我終於又重回jam session的懷抱,只不過我現在是拿吉他上去jam,因為我想要多磨練一下吉他演奏。

Jam session就這樣沒搞頭嗎?其實也不盡然,至少我藉此拓展了人脈關係,也磨鍊了演奏能力。當然,我也看到有人在jam session混出名堂的。有一位態度很傲慢的鋼琴手,是個小黑人,有次跟他在Brooklyn做一個gig,他居然連 “Body & Soul” 都不熟,雖然聽得出來他有天份,但是感覺上他還沒準備好。過一陣子,他被Blue Note簽下來(因為每過一陣子,唱片公司都會塑造新的偶像藉以賺錢,爵士樂也一樣,Joe Lovano或是John Scofield都是這種情形之下的產品),現在他已經是赫赫有名的young lion,在全世界巡迴演出,找來幫他伴奏的都是像Louis Nash, Peter Washington之類的一線樂手。他也因為跟最好的樂手一起彈琴,因此進步很多。所以說,有時候成功也需要一點運氣的。

我也曾經看過一個常在jam session混的日本樂手,憑良心說他彈得並不出色,但是家裡很有錢,父親是位階極高的外交官,於是幫他找來一線的樂手一起錄音,找來最好的攝影師幫他照相,包下紐約的某間jazz club,還找來紐約有名的樂手幫他伴奏,同時連絡了日本NHK電視台來錄影,藉此塑造他在紐約好像很HOT的假象。後來,這位樂手被日本的Verve簽下,現在日本的爵士樂雜誌到處都可以看到拿他當封面人物。他可以在專訪時侃侃而談身為一位紐約爵士樂手的種種,但是事實上他在紐約幾乎沒有gig。有沒有gig (特別是當sideman)是評斷一個樂手行不行的重要指標之一,全世界皆然,台灣也一樣。如果一個人一天到晚吹噓自已很厲害,結果卻沒有人找他做gig,就算有gig也都是自己當leader,而且老是彈些自己的創作(因為彈standards最容易聽出樂手的程度);一般來說,即使沒親耳聽過,我會對這個樂手的實力打上問號。

混跡紐約爵士樂圈

總之,我在紐約的樂手圈混了七年,雖然也沒混出什麼名堂,可是很多目前台灣朋友們以為的大師或有名樂手的內幕消息、發跡過程或公私生活等,我倒是聽過也知道不少。其中有些是親眼目睹,或因為曾經合作過而得知,有些則是從第一手管道得到的消息。但是,因為我還在這個圈子內,所以大部分只要牽涉負面的事情,我都不能講。當然,台灣的情形也一樣,從大學開始我在台灣當樂師,到現在三十一歲了,台灣樂手的很多事情,我知道也不能說,這算是基本的職業道德。但是我也不想說謊或昧著良心說話,有時只好選擇沉默。

紐約還有一個特點,即使這裏有很多外地有名的樂手,不過因為美國文化使然,基本上不管有名或沒名,大家都是平等的,每個人彼此對待都差不多,不會有誰是明星的感覺。我寫這篇文章的兩個小時前,才剛剛完成一個教堂的gig,彈完前的約二十分鐘,另一位帶著bass的仁兄跑進來了,仔細一看,是很有名的John Pattitucci,因為他下午有個gig也是在這間教堂,所以先跑進來準備、整理一下,我就遠遠的跟他笑一笑,他也跟我揮揮手,不會因為他很有名而有什麼不同待遇,大家一樣都是樂手。我也有過在餐廳台上彈琴,Ron Carter就在台下吃飯的情況,大部分通常就是點個頭、打聲招呼,彼此笑一笑而已。

說紐約是爵士之都,要是身歷其中就知道所言不假。即使是教堂,甚至在路上都常會遇到爵士樂手,或是你認識的人跟爵士樂手有親戚關係等等。我有一位好朋友Zane,他的姊姊就是嫁給Paul Chambers的兒子(Paul Chambers Jr.)。有一次Paul Chambers Jr.來Brooklyn的Up Over Jazz Café看我們表演,由於他跟Paul Chambers長得非常像,一看坐在台下的他,還真會讓人嚇一跳!

另外,我常去演奏的這間教堂的音樂總監Jeannine,則是Jones兄弟(Elvin ,Hank ,Thad)的表妹,她也是八○年代知名R&B樂團 “Kool and the Gang”的主唱之一。她對我非常好,常常給我很多工作機會,讓我在不同的場合幫她伴奏,介紹我去做一些R&B的演出。如果我回台灣,她會找電Bass手Stanley Bank來幫我代班,這位仁兄是George Benson的bass手,一些七○或八○年代的專輯都是他彈的。所以,他們會跟我開玩笑說:「George Benson的bass手是幫Wei(我)代班的」。Jeanne也算是半個爵士歌手,她有一些gig會找來很好的樂手如鼓手Louis Hayes(幾乎所有Cannonball Adderlley五重奏的專輯都是他擔任鼓手) 合作,我也很高興有機會可以跟Louis Hayes合作。畢竟,他是爵士樂史的一部分。除此以外,Jeanne也跟smooth jazz樂手Grover Washington Jr.有長年合作關係,本來有sponsor打算幫她跟John Hicks出一張合輯,結果這張唱片卻在被John那無所不管的老婆漫天開價之後,就宣告無疾而終。總之,你在CD上聽到的那些人,不管是已經成為歷史的,或是還在進行的,其中絕大部分都跟紐約有關係。

對爵士樂有熱情的朋友,有機會可以來紐約看看。或是跟我一樣,如果你覺得已經準備好了,就來這裏闖一闖,跟來自全世界的樂手競爭,試試自己的能力可以到什麼地步,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嶄新的視野。

在紐約,你會發現即使走在路上,連空氣中都可以聞到爵士樂,因為紐約就是爵士樂的代名詞。雖然自己混到現在,謀生糊口還算可以(講實話的確很辛苦),但是好像還是沒什麼搞頭。可是,身為爵士樂手,能住在紐約真的是一件令人感到很幸福的事,我很珍惜在紐約的時時刻刻。

【後記】2007.6.9補充

在紐約,當爵士樂手真的會餓死,但是每年還是一堆人一窩風地從世界各地來到這個夢想之地。

光靠當個樂手要養家活口,在這裡真的很不容易。拿big band來說,如今景況已不如早先榮景,30-60年代,big band是職業樂團,待一個樂團就可以養活自己,因為big band在當時有市場,現在不可能還能以擔任職業big band樂手維生。有很多人純粹是為了興趣而做,或者是必需同時兼很多別的樂團或工作,才能維生。很多樂手白天也都有一份工作,光靠爵士樂演出要養活自己,是不大可能的事。

在紐約,即使是世界知名的樂手,如Kenny Barron、Ron Carter,要靠演出維持一般水平生活,也幾乎不大可能;只要學校音樂系有全職教授的缺(有退休金、福利等),也都趕快趁機鑽進去,所以他們白天也是在上班。不過這兩人熬過二十幾年的教職,目前都退休了,有退休金在背後支撐,可以做全職演出。

爵士音樂家的光環,並非如外界所看到的那樣耀眼。站上舞台,每個人都是焦點,一但下了舞台,人人肩上都有生活負擔,有房租要繳、貸款要付。不過很多人絕口不提白天做什麼工作,多半是愛面子的關係。也有不少是因為家裡有錢 或是靠老婆養。很多樂手都有一份工作,其中不乏小有名氣者,如鋼琴手Ron Sneiderman,曾幫J. J. JOHNSON錄過很多張CD,他白天的工作就是NYU的數學系教授。平常他會做些當地的演出(local gig),寒暑假則跟一些樂手四處巡迴(tour),起碼沒有生活壓力。

Sonny Rollins很多張CD(包含Live at Vanguard)的鼓手Pete La Roca,聽說目前當律師。John Coltrane的bass手(我一時忘記名字),又回去學校唸書,後來成為心理醫生。當然,還有很多從事勞力階層工作。還有像是Lucky Thompson(Bird最愛的tenor之一),後來成了游民,獨自在叢林中生活了數十年,十年前被找到。還有一位Sonny Rollins的bass手,Henry Grimes,聽說後來去當水管工人,然後再送到精神病院住了幾十年,在一次偶然的機會,才被人發現是大bass手,紐約有名的David Gage琴行 送了他一把bass,他又開始彈,現在也有一些演出了。

即使紐約這麼難混,但是如果有人問我,我還是會鼓勵他們來紐約發展。因為,這裡是爵士樂的首都,如果你想試試自己的潛力能發揮到哪裡,或是你想跟大師合作。這是唯一的地方。

我知道有很多日本職業樂手拿觀光護照來紐約,到拉麵店、壽司店打工,其他各國樂手也一樣,到處打工,只為了要學爵士。當然其中也有混出頭的,如Lou Donaldson的團員之一,之前就當了很多年的餐廳經理。目前在日本很有名的某bass手,也當過好些年的壽司師傅。不用說,還有一堆沒聽過名字的。

憑良心講,台灣這點環境好得很多,相較之下,我們真的一點也不競爭,要餬口相對很容易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assistwei 的頭像
bassistwei

非搖擺不可!bassistwei的爵士天地 (bassistwei's jazzland)

bassist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